东阳刑事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5397588285
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刑事动态

假合同、假公章、假副总 连环设套骗钱财

发布时间:2018年4月3日 来源:东阳刑事律师     http://www.xslsdy.com/

起贪心私吞定金

29岁的费涛出生在大西北,初中毕业后随母亲回到故乡上海。他凭着自己的努力掌握了美发的手艺,曾在本市一家宾馆内承包了一间美发厅。之后,随着逐渐融入这个发展日新月异的大城市,眼见周围的年轻人生活潇洒高层次消费,费涛的价值观悄悄发生了变化。他不想再那么辛苦,转而希望能轻轻松松赚大钱。但是文化水平不高又找不到他认为合适的工作,倒是在社会上结交了一些会玩的朋友,又在那些朋友的“引导”下迷上了赌博。2007年8月,费涛因赌博被公安机关处以治安拘留。走出拘留所后他又回到了赌桌上继续混日子,经济上入不敷出。然而,原同事沙晓霞的出现令他看到了一丝转机。

当两人重逢后,沙晓霞表示自己想在上海的宾馆或大酒店里找个适合经营的门面开家美容店,让他帮忙打听。费涛一听就答应了。他想到了以前有个朋友叫王菁的现在经营着一家美容店,就找到她询问是否有熟悉的宾馆酒店可以介绍,王菁的回答让他大失所望。

2008年11月底,费涛向沙晓霞谎称自己已经与本市宝隆美爵酒店谈妥了租借店面的事情,年租金为35万元,12月底就可进场经营,但必须交纳一些定金和公关费。沙晓霞一听爽快地拿出5万元定金和3.5万元公关费给了费涛。她万没想到费涛其实根本没有和宝隆美爵酒店谈过任何租借营业场所的事,自己的钱财却已进了费涛的口袋。

欲靠转租赚钱落空

眼看着从沙晓霞那里骗来的8.5万元在短短几天内即将挥霍殆尽,费涛开始心虚,他希望真可以帮沙晓霞把店面租借成功,这样他收取的8.5万元就可以算作提成。为此,他四处托人打听,朋友将费秋生介绍给他。

由于费秋生的工作性质,他认识不少酒店宾馆的负责人,在费涛说明来意后,费秋生向他推荐了多家上海著名的酒店、宾馆,并陪同实地考察后,相中了地处浦东的兴荣豪庭酒店。可惜第一次与酒店洽谈失望而归。

为圆谎费涛只能再编织谎言,他对沙晓霞说宝隆美爵酒店不适合开美容店,又带她去了兴荣豪庭酒店六楼,告知这层楼面可以分出一半场地来做美容店项目,关于年租金费涛则随意说了70万元的数字,沙晓霞听后当即表示愿意租用。

于是,费涛再次找到了王菁,想要以王菁开的美容店的名义先租下兴荣豪庭酒店的店面,再转租给沙晓霞,从中赚取差价,所获利益二人对半分。碍于老朋友的面子,再说又有好处,王菁同意了。于是费涛、费秋生和王菁三人找到该酒店的副总洽谈,对方表示须先行查看相关的营业计划书、公司资质等材料后再考虑。而且如果谈成租金需要百万元。这个数字显然高于沙晓霞可以承受的范围,且酒店方拿到材料后没有任何回应。费涛眼看靠转租赚钱已不可能,可他又无力填补已经被自己挥霍的定金等窟窿,于是只得另打主意设骗局。

假副总联袂行骗

2009年1月中旬,费涛再次找到了王菁,提出由王菁冒充兴荣豪庭酒店张副总与沙晓霞签定承租协议的请求。王菁知道这是违法的事自然不同意,费涛声泪俱下地称自己在外面欠下十几万元债款,如果沙晓霞的这笔生意做不成就还不了债,自己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恳求王菁一定要帮这个忙。

面对老朋友的苦苦恳求,王菁一时心软答应了。费涛很快就找人伪造了一份兴荣豪庭酒店SPA美容店承租协议,还准备了兴荣豪庭酒店和王菁开的美容店挂靠所在的某文化传播公司的假印章。数日后,在金茂大厦56层的咖啡厅,王菁以兴荣豪庭酒店张副总经理的身份与费涛和沙晓霞洽谈承租事宜,包括三年租期,年租金75万元,需要预先付房租押金40万元。最后,王菁拿出了准备好的协议书。由于费涛事先说服沙晓霞以自己朋友费秋生的文化传播公司的名义与 “张副总经理”签合同,沙晓霞在承租方一栏签名后又用该文化传播公司的假印章盖了印。协议签订完毕,王菁以需要上报审核为借口将一式两份的协议全部带走。

事后沙晓霞将23.5万元汇进费涛指定的银行账号后觉得不放心,便向他提出要与文化传播公司的费秋生签一份委托管理协议。为了继续隐瞒骗局,费涛求自己的叔叔帮忙,说是做生意急需费秋生出面签一份合同,而他恰恰出差不在上海。他叔叔想想侄子一人打拼不容易,就稀里糊涂答应帮忙,假扮“费秋生”与沙晓霞签了《委托经营管理合同》。

对于先前所得的钱款,费涛只勉强给了王菁2.5万元,其余的钱被他还清旧债,还获利数十万元。不过这些钱在短短两个月内又被他挥霍完了。

造假协议再行骗

2009年3月,费涛与真正的费秋生第三次去了兴荣豪庭酒店,接待的副总明确告知年租金为250万元。显然,沙晓霞根本不可能承受如此高昂的租金费用。于是费涛骗沙晓霞说酒店的租金涨了,还声称费秋生已经直接和酒店签了涨租金的协议。沙晓霞有些警觉地提出要看协议,费涛于是又杜撰了一份涨租金的协议,让他的叔叔再次假冒 “费秋生”与沙晓霞见面并把假协议给她过目,沙晓霞看过协议后并未起疑,之后又往费涛指定的账户里转了21万余元,并被告知4月1日即可进入酒店开设美容店。

这一次费涛独吞了所有钱财,他陆续将这些钱取出来,大部分送进了 “赌博机”。 2009年3月31日,欺骗沙晓霞进场开业时间的前一天,费涛关掉了自己的手机,带着所剩的8万元赃款,独自一人逃离上海……2010年3月19日,警方在济南开往青岛的火车上将他抓获。随后,王菁归案。

到案后,费涛表示已经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与危害性,深感后悔,一再感叹对不起家人,对不起被自己连累的朋友王菁,对不起被害人沙晓霞。王菁到案后也坦言,自己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法律意识淡薄,无原则地碍于情面帮助朋友,导致自己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东阳刑事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5397588285 技术支持: 大律师网